58小说网
  1. 58小说网
  2. 历史军事
  3. 独揽倾城
  4. 第60章:放弃也是一种选择
设置

第60章:放弃也是一种选择(1 / 2)


</p>楚孟公心口一紧,酸涩扑鼻,朝云从小到大遇到多少艰难险阻都不曾叫过一声苦,有泪又痛被她一个人默默咽下。

现在,是遇到多大伤痛,才会在他面前喊一声‘难过’?

楚孟公手心握着小手,用另一只手轻柔摸在脑袋上,说道:“不管阿云遇到什么事,不要难过,不要伤心,一切都会过去的。在你身边还有这么多关心你的人,受了委屈不要藏在心里,告诉父君,父君一定为你做主。”

楚朝云摇头:“这两天事多,孩儿就是累了,就这样趴一会就好。父君你别走,陪孩儿一会,不说话也是好的。”

不需要太多言语,只要静静陪伴。

她真的很难过,这一次却不想掩饰,因为在父亲面前,偶尔一次脆弱是可以的。

亲人,贵在包容与体谅,楚孟公没有多问,安静的陪着闺女,一直降了暮色,莱兮宫来了新客,这才离开。

离开时,不忘交待唐律:“阿云心情不好,你好好陪陪她。”

唐律躬身,道:“是。”

目送主公远去,唐律走向莱兮殿,他来得巧,正是晚膳时间,为忍准备好了晚膳,原本摆设偏殿,不过,少主让她搬到莱兮殿的后庭院。

后庭院不过方寸之地。

一方青石修砌的净水池,池水清澈见底,流水清光映入水底斑斓的小石头;池边一棵桃栎紫,低垂下的花枝蔓蔓如柳,紫色花蕊灿若芳菲,溢香清幽,风拂过,满树桃栎紫摇曳送风。

后庭唯此二景,池水映花,花下拂水,非胜春繁花,却也雅致脱俗。

为忍将晚膳摆在树下,安排好一切,便躬身退出去。

唐律过来就看到静坐树下,对着池水发呆的楚朝云。

走过去,唐律脸色不好,从昨天到现在,为了她,他们整整一宿没睡,跑遍整个城,动用多少耳目,几番寻找,找不到人,最后自己跑回来了!

奔波一天,让他担心一天,他很生气:“昨天去哪了?一夜未归,你知不知道,为了找你,大家急成什么样?”

语气有些急,有些冲,坏心情发泄到她身上。

楚朝云没有半分恼意,微笑看着一脸怒气的他,说道:“坐下慢慢说。”

唐律哼哼坐在她旁边,楚朝云给他倒了一杯酒,推到他面前,唐律端起酒一饮而尽,楚朝云又给他续满一杯。

唐律却不喝了:“这是怎么了,若非必要,滴酒不沾的人,饭桌上竟然放了一壶酒。”

楚朝云端起酒,浅酌一口,淡淡笑语:“偶尔小酌,无伤大雅。”

唐律没做他想,吃了一口菜,喝了一口酒,说道:“昨天我看了谢天飞的伤口,是你的剑所致,却不是你杀的。我了解你的手法,出剑犀利却也柔韧,而那个人出剑则是快速刚毅,杀死谢天飞的人是虞子凌对吗?”

昨天和非曜碰头,他说朝云可能受伤回宫,他们来到莱兮宫并未发现她,于是,他去察看谢天飞的尸身,只一眼他就知道谢天飞不是朝云所杀,有此身手的人,他只想到一个。

等他赶到丹书阁,负责监视丹书阁的暗卫才发现里面的人不知何时离开了他的掌控?

从谢天飞身上的伤口来看,唐律理所当然想到朝云失踪和那家伙有关。

提到那个令她振忿的名字,不似在楚孟公那里委屈像个孩子,在他面前,楚朝云淡然处之:“中了谢天飞的算计,是他帮了我,我一直昏迷来着,他忘了通知你们。抱歉,让你们担心了。”

唐律道:“最重要是你没事。”

平常一句话,带着浓浓的关心,楚朝云没有答话,端起酒放在唇边而不饮,垂眸掩饰里面的一言难尽。

她不吱声,唐律没太在意,不过,看到朝云和虞子凌走的这么近,依旧有点担心。

唐律再次好心告诫:“阿云,听我的话,少和虞子凌来往,人心险恶,尤其对不知根不知底的陌生人更要多加提防,谁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?”

楚朝云胸口堵得难受,阿律说对了,人心险恶,那个人真的很坏,对她做了那种事,绝了她的念想,最后一声不响的离开,找他报仇都不行!

现在,人走了,还是听到有人提他。能不提他么?滚蛋的人为什么要一而再提起他?他凭什么影响她的日子?

楚朝云闷闷:“阿律,问你一件事,你可以选择不说,也可以当作我没问。”

轻柔低婉一如瑶琴低语,与平时的她大不相同,习惯张扬于外的她,乍见她这一瞬温柔,唐律有些呆滞。

怔忪中,唐律道:“你说。”

楚朝云没有立刻问,而是,先喝一杯酒,调整略显紊乱的心跳。

楚朝云放下杯子,浅浅眸光映出他的样子:“你很喜欢师父吗?有多喜欢呢?”

她知道不该问,可是,这么多年过去了,她真的很想知道他的心到底是怎么想的?

唐律呼吸一滞,他没料到她会问这个问题。

和楚朝云一样,他没有立刻回答她的问题,而是执酒浅酌。

浅酌,其实没喝一口,眼睛蒙蒙地看向水池,水面上落了几片花瓣,星星点点很是好看。

楚朝云没有打扰他,目光亦是随着水面波动而动。

怎么办?心,好痛!

短暂的沉默,唐律放下没少的酒杯,终思无果,发出一声叹息:“你的问题难倒我了。有多喜欢呢?我真的不知道。”

应该是很喜欢很喜欢那种吧!她是师父,光是有这种念头就是大逆不道,可是,喜欢了,控制不了自己,他没办法!

指尖嵌入手心,声音平静如波不起波澜:“她是师父,你为什么喜欢她?一场注定无果的依恋,单方面的付出,痛苦的是自己,这么做,值得吗?”

好像再问她自己的问题,无数次问自己的问题?值得吗?明知他心系她人,为何执着起念,放弃不是更好!

唐律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:“这不是值不值得的问题。在某一天某一刻,你对某一个人动了心,起了情。在自己尚不知晓的情况下,这个人扎进了心里,当你恍然发现时,已然无法将她拔除,因为她在你心里扎了根。这就是喜欢,也是爱,一种由不得自己,自己控制不了的情感。”

控制不住的喜欢!多么无奈而深沉的情感。

楚朝云低垂着眼眸,掩去一抹痛色:“你和她是不可能的,这一点,你比谁都清楚。你的人生还很长,日后,你若碰到比她好的人,你会忘记她吗?”

唐律靠在椅背上,仰望夜空星辰,星空难掩他的满心寂寥,禁忌之恋被世俗所不容,没人比他更痛苦!

世上,也没人了解他的痛苦,然而,阿云却知道这件事,很久以前便知晓,偶然与她说起,也是一种发泄心底沉痛的倾述。

他很自私!是的,真的很自私。


设置
字体格式:
字体颜色:
字体大小:
背景颜色:

回到顶部